油画家张四元 官方网站

+收藏:http://zhangsiyuan.orgcc.com
 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 张四元动态 正文内容
北京《艺周刊》总编孙玺祥和助理吴景禾在北京采访张四元
2016-03-03    浏览(369)    作者:吴景禾    来源:油画家张四元 官方网站

83374e94tcbd501108506&690.jpg

此幅作品被中国画报北京《艺周刊》收藏

(老房子系列原创油画作品其艺术价值已被充分肯定)


质朴与沧桑

———专访宋庄画家张四元

 

6月1日,在画家张方白的引见下,我们有幸造访了宋庄艺术家张四元位于小堡村的工作室,与张四元进行了近距离的交流互动,从而进一步了解到这位以朴素著称的宋庄画家。

“张四元,一位来自湖南的中年汉子,没有故装绅士的优雅行为,没有摆弄艺术者的高傲神态,有的只是憨憨的笑容和让你都不好意思的谦逊……”策展人张彦曾经这么评价张四元,而在画家张方白眼里,张四元和他的作品一样拙朴、厚实、浓郁。

一进张四元工作室,首先映入眼帘的就是挂在墙上的一幅幅色彩厚重气势雄浑的老房子,没有灵动的抽象,没有影像的拼贴,只有厚重油彩堆积下的老房子的那种质朴与沧桑。“他清晰的知道自己想说什么。他用简洁朴素的语言,去表达老房子的沧桑的感觉,不仅是沧桑之感觉,他留给人无穷的思索,画面有他的深遂的思想。”张彦在为张四元撰写的《向朴素致敬》一文中写道。

“我画老房子,就是为了表达我们这一代人内心深处的故土情节。”张四元说。按照张四元自己的说法,他就是一个地地道道的农村孩子,从小生活在湖南的山里,“我从小就爱画画,那时候,家里条件恶劣,没有什么好的启蒙教育,我最早接触绘画可以说是从民间绘画入手的,从民间艺人那里学,后来自己练习写毛笔字,像白石老人一样接触到《芥子园画册》,自己琢磨自己临摹。”就是这样,一棵艺术的种子就在这个农村孩子的心里扎根、发芽、在磨难中顽强的成长。“大概是我20岁左右,我遇到了我艺术生涯里面最重要的伙伴张方白老师,那时候,张方白老师和我年龄相仿,从他那里,我系统的接触到了油画,对艺术的理解和体会进入了一个全新的阶段。从这一点上说来,张方白和我的关系亦师亦友。”

08年之前,张四元一直在孜孜不倦的寻找一种属于自己的表现方法,“那时候,我的绘画风格摇摆不定,真可以称得上朝令夕改,甚至同一天的速写和写生都在变,我画过人物,画过静物,也曾经像印象派画家一样去捕捉光和色彩,总之什么都尝试过,直到我有一天用这种传统的中国画与西画结合方式来表现老屋,方白看了赞不绝口,我自己也觉得这种方式特别适合我来表达我的内心世界,以后,这种风格就基本确定下来了。”回忆起自己的艺术经历,张四元激动之情溢于言表,“09年,我从广州来到宋庄,在喇嘛院那边租了一个农家院来画画,11年10月,在张方白老师的支持下,我在北京酒厂艺术区举办了自己的第一个个展,也算是对我来北京的艺术创作,进行一次总结与汇报吧!那次展览一共展出了30余件作品。”

张四元的画,从形式上看,有些新印象派点彩的风格,但又有着自己独特的味道——油彩层层堆积下如同坠石的圆点状色块和笔触,给人一种“力透纸背”的视觉冲击,不同于印象派明快的色调来表现自然色,张四元的画面整体色调灰暗低沉,塑造出一种老房子独特的沧桑感。“我并不是很追求印象派的色彩,印象派的风景几乎人人都画,我想在表现老房子中,找到自己的风格。”张四元说。“可能我的画跟其他的画家有相通的地方,也许这是我和他在艺术观念和见解的不谋而合,我不会去刻意模仿谁。”

“闭门造车是不可能成为优秀的艺术家的,在日常的习作中,我也会借鉴一些大师的元素,”张四元说,“我喜欢吴冠中先生的画,可是吴先生画里的灵动与洒脱,并不是随便就可以借鉴的来的,我觉得张大千先生的山水里的传统笔墨和厚重的水墨烘染,对我的启发还是很大的。在我的绘画创作中,用油画的材料和媒介来表现中国画的一些传统,一直是我的一个想法。”在笔者看来,张四元的绘画中,岭南画派“二高一陈”的影子也许更重一些,无论是他笔下的安徽老屋,还是黄土高原的枯木村庄,厚重的色彩和质朴的风格下,岭南画家刚健的笔力和雄浑的气势依稀可见。“岭南画派我还真没怎么深入的了解过,你说的也许有道理,好的形式应该不止我一个人喜欢,能与岭南画派的大师心有灵犀,真是一件让人振奋的事情。”张四元说。

“我觉得,我觉得现在这种形式非常适合我,它对于我还有很大的挖掘空间,在未来一段时间,我可能会利用这种方式表现一些新的内容,现在我正在画的这幅《八达岭长城》,应该算是新的尝试,接下来几幅作品,我可能还会涉足都市夜景这些以前没有尝试过的题材。”

远离了故乡和亲人,一个人北上来到宋庄从事绘画,首先要克服的就是孤独,“每年我至少有九个月实在宋庄的工作室里一个人画画,每当孤独了或者心情低落的时候,把视线从正在绘制的画面上拿开,看一看挂在墙上的一幅幅作品,心里就会有莫名其妙的踏实感。”张四元表示,“看着自己的画面一天一天的成熟和进步,觉得自己还是有很大收获的,宋庄没有白来。”

“每一笔、每一划都描述了人间的沧桑;每一笔、每一划都绘出了人间的辛酸。”这是张四元写给自己的诗句,也许,只有真正走进张四元内心世界的人,才能真正明白张四元用朴素、简洁、粗犷而又深沉的艺术语言究竟想向我们诉说着什么。

《艺周刊》编辑:吴景禾    

83374e94tcbc5b7cc1f0b&690.jpg    

张四元和中国画报《艺周刊》主编孙玺祥先生

标签:油画家,张四元
分享:
发表给力评论,说两句!  共有 0 条评论